网站的版本

拉丁语
意大利语
英文
西班牙语
法语
中文
乌克兰语
俄语
泼兰语
德语

 

 

 

 

 

 



圣座的连接点


• «Sanctorum Mater
(拉丁语的意思是“圣人的母亲”). 在主教管区应该怎么展开侦圣人原因的说明»: 意大利语 - 英文 -法语 - 西班牙语 - 葡萄牙语 - 拉丁语 - 德语(Word)


众圣徒的原因 (这是圣坐的教堂会众之一,宣福与封圣案子的主管部门)
• 合乎教规的法律规则: 意大利语英文
最近的封圣

其他的联结点

真福的和圣人(意大利语的网站)
• 在Wikipedia里的圣人的范围: 意大利语英文
天的圣人 (CEI)

宣福与封圣的原因 (为了得到宣福与封圣的案子)

slide slide slide slide

 

开始宣福与封圣 的案子

首先,我要说清楚我经常碰到的一个误会:有的人以为开始这种案子就意味着为人行宣福礼,所以他们非常怀疑地开始着手这些案子。其实,应该注意到的是审理过程中的搜集证据(口头证据和书面证件),这些证据变成辩护需要的材料,用以最高的法官(红衣主教和罗马教皇)做出关于一个“上帝的仆人”是否被宣福礼的有依据的裁决。
由此可见,我们可以推断:因为时光流逝让丢失证据的风险越来越大, 特别是最有利的证人去世,所以开始的时间越晚对案子的进行越不利。

为了搜集证据, 需要设立一个特别的法庭:主教会委派特定法庭的成员们,在 做完工作, 和寄送证书给罗马之后,他们的任务结束。
谁是法官?一般,法官是案子开始的地方的主教。他用明确和独特的提名来选择法庭的成员们:有一个教士,他代表主教,检查实施法律。另外一个是所谓“提倡正义的人”,( 按照教堂法律,他的工作跟代理人的工作差不多), 他也是一个教士,一般来说,他向证人提问。还有一个主公证员(他不是教士), 他签定诉书和起早公证书, 如果他不在的话,就由另外一个公证员代表他。还有一个复制诉书的人, 他可以是任何信徒。
除了特殊法庭的成员们之外,还有两个委员会,这两个委员会的成员们是由主教选择的。第一个是历史委员会:一般来说,有至少三个成员们,他们是历史和档案学专家,他们先要想在哪个档案室跟“上帝的仆人”有关的文件,然后到那边去找文件,最后集中这些文件。当他们介绍寻找到的结果时,成员们在一起草拟报道。第二个是神学委员会:它有两个神学家。为了证明“上帝的仆人”从来不会反对信仰,道德, 德行,还有说明独特神修的重要因素,他们必须分析他发表的作品。神学委员与历史委员不一样:要单独的写报告。

关于提倡宣福案子的人,在法庭里, 他们的称呼是“演员”(演员的意大利语是“ attori”,这词的来源是拉丁语的词:actio, agere,这两个词的意思是行动,做,演出)。他们主动推进案子,提供资金.  案子的“演员”表示他们很想一个圣徒被承认, 得到正式的肯定  。 因为他们需要按照法律权利列入圣徒行列, 所以他们雇用Postulator。他代表“演员”在法庭里,还有在其他罗马天主教的法庭。 如果他是被罗马法院接受的的话, 那在 “众圣徒的原因” 可以代表“演员”。

按照“上帝的仆人”他去世的地方要选择主教有权管理“宣福的原因”。有时候,因为他缺乏人员,环境不好,周围的人反对这样的案子, 所以他没办法承担任务。 如果碰到这样问题的话,他就可以请另外一个主教代表自己 (按照罗马天主教法律,发生了“competentia fori”)。在这样情况下,他们两都要给罗马天主教高法院写一封信:一个写他不能接受任务的原因,另外一个为接受任务的原因。如果 “众圣徒的原因”同意的话,就转让职权的法令发布。因此,可以在第二主教的地方展开。

法庭有权管理的问题解决之后,Postulator 才能写 “supplex libellus”(拉丁语的意思是 “补充小的书”,按照罗马天主教法律是一封信)。 信封的内容包含正式请求主教组成特殊法庭和开始必须的程序,举行合法过程的 为宣福的案子。正式地同意之前, 主教需要履行一些手续:第一,他必须请求罗马一篇文书,就是所谓的“nihil obstat”(拉丁语的意思是“没有障碍”)。这篇文书保证没有障碍,证明没有事件可以推翻“上帝的仆人”圣徒或者没有言论反驳他跟英雄一样的崇高道德 (按照罗马天主教法律,圣人的道德应该非常高,要不然的话,就不能被叫“圣人”)。第二,主教请求“兄弟”同意他的决定(“兄弟”是一个主教对其他主教的称呼)。按照天主教法律,他需要在全国主教大会议交换意见,不然的话,要跟同样地区的“兄弟”商量。如果“上帝的仆人”是任何教堂会众的一员, 就同样教堂会众的一员不能参与法庭的活动,也不能参与神学委员会。在寻找文件过程中,为了帮助寻找文件,最多一个同样教堂会众的,能成为历史委员会。

Postulator需要列名单,名单包含必须出庭的证人。选择证人的时候,他首先要特别注意时间方面:证人与 “上帝的仆人”在一起过的时间越长, “案子”成功的可能性越大。为了“上帝的仆人”恢复生活和证明他的德行,时间方面非常重要。为了决定“上帝的仆人” 是否可以成为圣人,最好是看他与证人一起生活的时间:倘若时间长的话,就证人有更多机会看“上帝的仆人”在各种各样情况下的态度。
由于“众圣徒的原因”知道时间的重要性,所以劝告:为了不要丢失重要的证据 (“ne pereant probationes”, 拉丁语中意思是为了不让证据死去),询问证人的时间越早越好 , 特别是年纪大的证人。 历史委员会的人员也要证明, 但是他们不需要回答全面的问题,就要回答关于他们工作的问题。 因为法庭有权利召见他们作证, 所以他们的称呼是 “testes ex officio”(拉丁语中意思是法律需要的证人)。

作证之前和作证之后, 每个证人都要在法庭上宣誓要说实话。他们的誓言非常重要:一方面, 严格地约束他们说实话,另一方面, 确保他们所说的真实性。要注意的是,在一般情况下,有多位证人, 所以在比较了各自的证词以后,很容易发现不真实的证词。
开始询问证人之前,主教要颁布指示。他指定相关人证出庭:不管他们赞成还是反对“上帝仆人”,他们都要作证。如果有的人有“上帝的仆人”的作品,要给法庭。
按照合乎教规的法律规则(1917年的教会法规),宣福的案子要在开始的三十年之内。时限非常重要,我们前面已经讲过了。如果开始案子的时间超过三十年的话,就法律需要深究拖延原因。只有证明拖延的时间不是故意的欺骗,或者粗心大意,才能继续下去。

关于经济方面,教会法规没有明确的规定。关于宣福和封圣的案子,法律不要求支付外面的人员指定的金的额或者特别的款项,但是需要准确地预算关于 “众圣徒的原因”费用。“众圣徒的原因”不应该管理外面的费用, 就是它要管理“众圣徒的原因”内的用费。为什么是这样?有很多原因:两个不同案子有巨大的差别,没有人能预测在法庭需要对神学,教堂,医学方面的问题深究。应该知道的是,每个案子都需要既长又难的翻译,并且,为了计算打印的费用,要看案子的时间长不长等等。因此, “众圣徒的原因”仅仅有一个规定:每个“案子”要有自己的资金。Postulator可以用这资金来支付“案子”需要的费用。很明显的事,每次“演员”想看财务报告书,Postulator都必须让他们看。


最有名的与正在受理的原因 (最有名的与正在受理的案子)


教皇约翰二十三世
奥地利皇帝和匈牙利王,Charles of Hapsburg
红衣主教Terence James Cooke
红衣主教Peter La Fontaine
红衣主教,伯爵von Galen
红衣主教Joseph Mindszenty
红衣主教John Henry Newman
红衣主教Aloisius Stepinac
大主教Fulton Sheen
大主教McCauley
主教Joseph Vincent McCauley
主教Michael Wittmann
主教 Franz-Joseph Rudigier
Anne Catherine Emmerick
修道院院长Franz Stock
Mary Ward
Marie de Mandat-Grancey
伯爵 Bernhard von Baden
大主教Frederic Baraga
P. Stanley Rother
Father Augustus Tolton
P. Emil Kapaun
P. Patrick Peyton
主教Maximilian Kaller
Eugen Bolz
F. August Hieber
Anna Kolesarova
P. Engelmar Unzeitig


始创者

Andrea Bessette

 “蒙特利尔圣约瑟的教区娱乐中心”

Luigi Biraghi

 “圣Marcellina的修女的学院”

Pietro Bonhomme

 “骷髅地山的我们夫人修女的教堂会众”

Maria Theresa Bonzel

 “Olpe圣Francis贫穷的修女永远敬爱耶稣的学院”

Hildegard Burjan

  Caritas Socialis  (“罗马基督教为救济品的服务”)

Catarina Aurelia Caouette

 “修女敬爱耶稣的贵重血的学院”

Gwen Cecilia Coniker

 “为了祝圣家庭的学院”

Henriette Delille

 “神的家庭修女的教堂会众”

Theresa Dudzik

 “在芝加哥的圣Francis姊妹”

Madre Saint-Louis de Lamoignon

母亲Saint-Louis de Lamoignon – “圣Louis的爱德修女的教堂会众”

Maria Kaupas

 “圣Casmir的修女”

Paulina von Mallinckrodt

 “基督教的爱德的修女”

Angeline McCrory

 “ 病人与老人的Carmelite的修女”

Maria Merkert

 “圣Elizabeth的修女”

Clelia Merloni

 “耶稣神的心使徒的学院”

Max-Joseph Metzger

Fraternity of Una-Sancta

Angela Molari

 “生灵怀胎修女的学院”

Basile Moreau

 “圣十字架的教堂会众”

Paulo Giuseppe Nardini

 “圣家庭的圣Francis 姊妹的教堂会众”

Marie Léonie Paradis

Congregation of the Little Sisters of the Holy  Family of Sherbrooke

Eugène Prévost

Congregation of the Oblates of Bethany

Domenica Solari

Domenica Solari – “圣Catherine 的Dominique姊妹的教堂会众”

Giovanna Solimani

 “圣John的  Romite 修女的教堂会众”

Johannes Evangelist Wagner

 “Regens Wagner”的基金会

Mary Ward

Congregatio Iesu (在拉丁语中意思是“耶稣的教堂会众”)

Father Michael McGivney

Fondation of the Knights of Columbus

Father Thomas F. Price and Bishop James A. Walsh

Catholic Foreign Mission Society of America or of Maryknoll

P. Simpliciano della Natività Maresca

Franciscan Sisters of the Sacred Hearts

Fr. Edward J. Flanagan

Founder of Boys Town

Maria Anna Lindenberg (Mother Therese of Jesus)

Founder of the Carmel of Allentown (USA)


宣福的原因已经成功了    

(Prassek, Hermann, Müller) 在Lubecca三个教堂神甫   (殉道者)

2011年6月25日

德国

Alois Andritzki ( 殉道者)

2011年6月13日

德国

Georg Häfner ( 殉道者)

2011年5月15日

德国

 

John Henry Newmann

2010年9月19日

英国

Gerhard Hirschfelder  ( 殉道者)

2010年9月19日

德国

Pierina De Micheli

2010年5月30日

意大利

Lajos Zoltán Meszlényi

2009年11月6日

匈牙利

Franz Jägerstätter ( 殉道者)

2007年10月26日

澳地利

Maria Merkert

2007年9月30日

波兰

Basile Moreau

2007 年9月15日

法国

Josef Nardini

2006 年10月22日

德国

Luigi Biraghi

2006年4月30日

意大利

红衣主教August von Galen

2005年10月9日

德国

Anna Catherine Emmerick

2004年10月3日

德国

皇帝 Charles I of Hapsburg

2004年10月3日

奥地利

Pierre Bonhomme

2003 年3月23日

法国

Liduina Meneguzzi

2002 年10月20日

意大利

Ignazio Maloyan

2001 年10月7日

亚美尼亚

Nicola Gross ( 殉道者)

2001 年10月7日

德国

Eutimia Üffing

2001 年10月7日

德国

Tommaso Reggio

2000年10月3日

意大利

Anna Schäffer

1999年3月7日

德国

Theodore Guerin

1998 年10月25日

美国

Jakob Kern

1998年6月21日

奥地利

Karl Leisner ( 殉道者)

1996年6月23日

德国

Agostino Roscelli

1995年5月7日

意大利

Mother Saint-Louis de Lamoignon

May 27, 2012

France

Mons. Carl Lampert (martyr)

November 13, 2011

Austria

Hildegard Burjan

January 29, 2012

Austria

 

封圣的原因已经成功了

André Bessette

2010年10月17日

意大利

Theodore Guerin

2006年10月15日

美国

Benedetta Cambiagio Frassinello

2002年5月19日

意大利

Crescenzia Höss

2001年11月25日

德国

Agostino Roscelli

2001年6月10日

意大利

Luigi Scrosoppi

2001年6月10日

意大利

Agostina Pietrantoni

1999年4月19日

意大利

S. Anna Schaeffer

October 21, 2012

Germany

 

我们的律事务所有35年的工作经验,我们辩护的案子遍及全球。我们不但要接受法庭的文件,与报告人一起准备在法庭要谈论的Positiones, 而且,主教管区的时期中,我们直接地帮助教堂的法庭。在主教管区定期的旅行让我们准备宣福的案子,我们特别注重 道德, 殉道, 奇迹的过程。

很明显,我们可以接受Postulator的工作与在全球准备宣福和封圣案子。另外,我们愿意回答关于宣福和封圣诉讼中的问题, 要记得我们的答案跟我们工作经验有关系。

关于任何方面,如果需要其他的报导的话, 你们可以给我们发Email